一婚老婆被母親趕走!二婚老婆將繼女「鎖在門外」 晚年看透不再婚「遵循內心來活」

不要談什麼分離

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哭泣

那只是昨夜的一場夢而已

不要說願不願意

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在意......

看到這熟悉的歌詞,腦海中很快就想起那個憂鬱又略顯滄桑的聲音。 這是歌手王傑的成名曲《一場遊戲一場夢》。

一轉眼,距離這首歌發行已經過去34年了,王傑也從當年風華正茂的年青人,變成了一個飽經滄桑的中年人,身上星味全無。


這34年,也是王傑人生發生巨大轉變的34年,如今59歲依然孑然一身,這一切,與他那個母親以及家庭的影響,密不可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1962年,王傑出生在台灣一個演藝家庭,父母都是邵氏演員,用現在的話說,王傑是一個妥妥的星二代。

星二代能夠接觸到更多的演藝資源,王傑也不例外,7歲時,他就與父親同台出演了電影《鬼太監》,只不過那時的王傑,還不叫王傑,叫王大為。


小時候的王傑經常挨打,有時候是莫名其妙,反正父母一言不合就開打,最嚴重的一次,媽媽打得小王傑差點喪命。

但這並沒有讓他挨打的次數減少,以至於成年後,王傑都弄不明白,為何父母如此不待見他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王傑對於演戲,談不上討厭,但也說不上喜歡。但看到爸爸媽媽對於自己演戲很開心,他也樂於討好。


至少,在演戲期間,父母不會對他拳打腳踢。

《開心鬼》之後,王傑又相繼參演了好幾部電影,雖然戲份不多,但小小年紀也算是出道了。


王傑的母親很好賭,因為經常輸錢,家裡的開銷入不敷出,王傑12歲時,母親為了還賭債,接下了一部限制級電影,引起了父親的不滿,每天回家,聽到最多的就是父母的爭吵聲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那一年,父母離婚了,哥哥被母親帶回了台灣,可父親卻把他留在了教會學校,偶爾才去看一下他。

一開始,王傑還挺開心,因為再也不用挨打了,但漸漸地,每周別的同學父母都來探望,唯獨王傑沒有人探望。


他漸漸開始有些自卑了。

他最喜歡音樂課,因為唱歌可以把心中的苦悶吼出來。

歌曲《娃娃在哭了》,正是王傑在這個時期創作的作品。

除了這首歌,王傑還寫過一首《媽媽帶我走》,歌詞同樣令人心碎:

也許你不在意聽我對你說愛你

雖然你不能長期陪伴在我左右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知你在我心中從來不曾消失過

可願聽我述說你是我最愛的

媽媽我好想你

可惜在上中學的那幾年,媽媽一次都沒來看過王傑。父親偶爾露面給他送點生活費。

父母不待見,王傑卻在這所教會學校遇到了他的初戀。


在學校組織的每周一次的唱詩班上,王傑經常偷看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孩,那個女孩比他大一個年級,長得十分漂亮,但王傑卻不敢向她表白。

直到有一次聖誕晚會,王傑看到女孩孤零零坐在台下,沒有人邀請她跳舞。

王傑問同學,她那麼漂亮怎麼沒人請她跳舞,同學們都鼓動王傑去邀請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王傑鼓起勇氣,可邀請的話剛說完,就發現她的腿不是很方便。王傑尷尬地呆在原地十幾秒,直到看到女孩一瘸一瘸地走了。


回到宿舍,王傑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懊惱,第二天,他在一張紙條上寫下了「對不起」三個字,趁著課間休息,扔到了女孩的桌上。

不打不相識,兩人就這樣開始交往了,那段時間,是王傑最開心的日子,他最喜歡晚自習後中,和女孩走上一段路。

趁著夜光,王傑會有意無意地碰到女孩的手,然後拚命抑制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。

這段純純的初戀,卻在暑假後結束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開學後,王傑沒有再看到女孩,老師也沒有說什麼。直到有一天,王傑收到了一封信,是女孩的父母寫來的,女孩在暑假遇到了車禍,再也沒有醒來。

王傑的初戀,就這樣匆匆結束了。

多年後,王傑寫下了一首《安妮》,紀念初戀女友。


國中畢業後,父親在邵氏漸漸接不到戲,只好帶著王傑回到了台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由於從小生活在香港,王傑沒有當地身份,只能打一些黑工。

一次收工後,王傑在路上碰到幾個混混在欺負一個女生,年輕的他挺身而出,最後負傷救下了那個女孩。

那個女孩,後來成了王傑的第一個妻子。

那時王傑沒有穩定的收入,女孩並不嫌棄,在一個橋洞里,他們舉行了簡單的婚禮,王傑給女孩做了一個草戒指,兩人就這樣結婚了。


初婚後的甜蜜,暫時取代了清貧, 很快,女孩懷孕了。

王傑還只有19歲,卻要擔起一個做父親的責任。

為了給妻兒一個穩定的家,王傑去服了兵役,因為只要服滿三年兵役,就可以取得戶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王傑將懷孕的妻子,託付給了母親。

那時的王傑,天真地以為母親雖然對自己不好,但對孫輩應該不會差到哪去,可誰知,這一別,他這輩子再也沒見到妻子。


俗話說:十個賭徒九個輸,傾家蕩產不如豬。

「賭」會讓一個人失去應有的道德標準,王傑的母親就是這樣,為了集賭資還賭債,她經常帶不同的男人回家。

如果說這個行為已經是敗壞道德了,那更過分的是,婆婆竟然要求兒媳婦陪自己帶回來的男人跳舞。

就這樣,在生下女兒後不久,王傑的妻子不顧虛弱的身體,偷偷離開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三年兵役服滿後,王傑興沖沖地回來看妻兒,可看到的只有嗷嗷大哭的女兒,妻子不見蹤影。

他這才知道,妻子已經離家出走了。

後來妻子回來找過她,卻被母親轟走了。


王傑的第一段婚姻,就這樣無疾而終。

他都來不及傷心,因為沉重的家庭負擔,等著他一肩挑起。

那時王傑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:早上六點起床,騎著摩托車去給手袋廠送貨;到下午四點,就去飯店做切菜工,忙到晚上九點;十點又去酒吧做酒保,一直到凌晨兩三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他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,因為飲食不規律,那段時間,身高174的他,暴瘦到只有八十多斤。

王傑這麼辛苦,賺來的錢卻總入不敷出,大頭都被母親拿去賭了,以至於女兒生病,王傑都要四處找朋友借錢,被人奚落。

1987年,是王傑命運的轉折年。

經朋友介紹,王傑見到了當時簽約滾石唱片的李宗盛,可李宗盛覺得王傑唱功一般,連「顫音」都不會唱,而且和他唱功一樣的,歌壇已經有了一個齊秦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王傑就這樣被拒之門外了。

但音樂人李壽全卻慧眼識珠,經他介紹,王傑進了飛碟唱片公司。

經過三個月的磨合準備,同年12月,王傑推出了個人首張專輯《一場遊戲一場夢》。

憂鬱的嗓音,朗朗上口的歌詞,這張傾注了王傑大半生心血的專輯,一經推出就引起了市場空前的歡迎,最終取得銷量1800萬張的好成績。


王傑突然就火了,他成了各大電視節目中最受歡迎的新人,只要有他在,就不用擔心收視。

一個新人,首張專輯就取得如此驕人的成績,公司自然乘勝追擊,馬不停蹄地準備第二張專輯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就這樣,在之後的五年時間裡,王傑以每年三張專輯的速度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銷量奇迹。

事業成功後,愛情也不期而到了。

1993年,在拍攝MV時,王傑認識了莫綺雯。


莫綺雯比王傑小4歲,當時是一名模特,身材曼妙。王傑對她幾乎是一見鍾情,隨後,兩人迅速走進了婚姻。

在婚禮上,王傑的父親王俠的祝福詞是這樣說的:

我希望他(王傑)結婚後能開心一點,多唱一些歡快的歌,過去的不幸就讓他都過去吧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知子莫若父,即便多年沒在一起生活了,王俠也能感受到王傑這些年過得並不開心。

王傑急於想走進婚姻,其實也想給女兒王筱翠一個完整的家。


王筱翠出生後就沒有見過母親,他小時候也沒有享受過母愛,因此,王傑想給女兒一個遲到的母愛。

他希望莫綺雯進門後,女兒能感受到家的溫暖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事實上,王筱翠也一直以為莫綺雯就是她的親生媽媽,因為爸爸曾答應她,會把媽媽找回來的。

莫綺雯對王筱翠,用王傑的話說,婚前婚後差別太大。

最狠的一次,莫綺雯趁著王傑外出演出,她偷換了家裡的鑰匙,王筱翠有家不能歸。


這件事後,王筱翠不顧父親的挽留,執意去了加拿大讀書。那個時候,她和王傑被父母拋棄的年齡差不多,女兒又重走了他最不願回首的老路。

1994年,王傑的兒子在加拿大出生了,他與莫綺雯的爭吵也越來越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當時王傑在加拿大養病,莫綺雯也陪在身邊。

可能是童年的影響,王傑極度缺乏安全感。莫綺雯又十分喜歡出去玩,對家庭的付出微乎其微。

王傑聯想到女兒的處境,就會懷疑莫綺雯究竟是看中了他這個人,還是看中了他的資產。

夫妻之間缺乏信任,爭吵就不可避免了。


1997年,王傑為幫母親還債,幾乎傾家蕩產, 莫綺雯向王傑提出了離婚,兒子由她撫養。

離婚後,王傑將僅剩的兩千多萬留給了莫綺雯母子,選擇了凈身出戶。

王傑成名後,母親頭一個找上門來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王傑最火的幾年裡,每賣出一張唱片,他可以分到45塊(新台幣),手上有了錢,王傑買了很多房產。

母親嗜賭的毛病還是沒有改,她對王傑,卻開始了變本加厲的索取。

除了日常開銷,王傑每個月還給母親幾十萬的零花錢,可這些錢,王母根本不夠用。

有一次,王傑演出回來,發現自己名下的好幾棟別墅,都已經易主了。

後來一查,原來是母親偷偷賣掉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母親對兒子苛刻,對外人卻十分大度。

王傑家有一個親戚,因為公司資金上出了一些問題,被拘留了。要填補這些漏洞需要好幾千萬,王傑母親二話不說,就命令王傑拿錢出來幫親戚。


親戚的公司起死回生,按理應該會很感激王傑,可當王傑在外地手頭不方便,讓親戚幫忙墊付幾百萬的費用時,親戚二話不說就拒絕了,可他們明明還欠王傑幾千萬啊。

回來後,王傑把這件事說給母親聽,可母親卻指著王傑的鼻子破口大罵,好像這一切都是王傑的錯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這件事之後,王傑說再也不想見到母親了。


王傑一直想得到母親的肯定,卻一直被母親否定,哪怕母親晚年的生活,即使沒見面後,也都是由王傑負擔,她依然對王傑充滿惡意。

家庭關係一團糟,王傑在娛樂圈的境況也好不到哪去。

王傑性格孤僻,也不擅長與人打交道。當初紅的時候,也不會包裝自己,完全靠實力站在舞台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對於圈內的一些現象,王傑從不吝嗇自己真實的看法。


2003年,張國榮一躍而下,成了影迷歌迷心中的一個痛。媒體對張國榮的報道,也是十分正面。

王傑在懷念張國榮的同時,卻說了這樣一番話:

他還在的時候,把你罵到狗血淋頭,罵到你幾乎祖宗八代,可是當他死了呢?死了之後又說你是永遠的偶像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王傑的這番話,無疑將香港人都得罪了。

王傑就是這樣,經常在娛樂圈放大炮,再加上太紅,自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。

郭德綱曾說,不敢參加飯局,不敢喝別人遞過來的水。

王傑的性格,其實不太適合娛樂圈。但身在娛樂圈,他就要承受名和利給自己帶來的困擾。

1994年,王傑突然隱退了。

據王傑後來說,是因為喝了一瓶別人遞過來的飲料,嗓子受傷了。


時至今日,這個嗓子受傷的傳聞, 有人信有人不信,但不管怎麼說,王傑算是歌壇的一個異類。

世紀初,經常有他和圈內人發生矛盾的新聞傳出,王傑卻並不解釋,有人說他狂妄,有人說他耍大牌,但更多的人認為,這就是他的真性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在圈內,張雨生是王傑為數不多的圈內好友。

王傑比張雨生大4歲,兩人同屬飛碟唱片,王傑對這個小師弟一直非常照顧。


王傑身世坎坷,張雨生卻出生在一個溫暖的家庭,張雨生理解王傑的不易,兩人工作不忙時,經常在一起聊天聚會。

對於王傑在媒體面前的真性情,張雨生是為數不多的表示理解他的人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可就是這樣一個知己,卻選擇了早早離開這個世界,張雨生去世後,王杰特地從加拿大飛回來參加葬禮。

2011年,王傑罕見地談起了女兒王筱翠,因為此時王筱翠已經走進婚姻,她也要做媽媽了。王傑可能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,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了。

懂事的王筱翠,獨自一人在加拿大長大成年,為了時常能到香港看望父親,她選擇了空姐這個職業,每次飛香港時,都會抽空來看爸爸。

(劇照)

女兒的做法,王傑感到很欣慰,但心中對她的愧疚,卻越發地重起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2009年,王傑在一檔節目中說,上一次見到兒子時,他才5歲,現在應該已經14歲了,不知兒子變什麼樣了,可能看到本人也認不出來了。


這番話,從一個父親嘴裡說出來,莫名讓人感到心酸。

兒子成年後,與王傑漸漸開始有了聯繫,但也僅限在經濟方面,情感方面的交流很少。


與王傑離婚後,莫綺雯定居在了加拿大,之後成了某電視台中文訪談節目主持人,這些年一直生活在加拿大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王傑兒子王城元(左一)

2009年,王傑發布了單曲《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》,沒想到卻受到了內地歌迷空前的歡迎。

也許,在王傑心裡,這就是他的真實想法。相較過去的輝煌和今天歌壇的日新月異,王傑已經有些格格不入了。

我們常說,童年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。


童年和青春期來自家庭的傷害,會讓我們成年後都無法釋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王傑就是這樣,他窮盡一生去討好身邊人,卻總是被身邊人傷害。特別是母親,帶給他的傷害,直到晚年都令他耿耿於懷。

但王傑又是堅強的,他努力賺錢養家,散盡家財填補母親帶來的窟窿,至少說明他是有擔當有責任感的一個男人。在娛樂圈經歷了大紅大紫,卻不失本心,只遵循自己內心來活。

與莫綺雯離婚後,他沒有再結婚,也許他也發現,婚姻不太適合他。結合自己的經驗,也許,他不想讓孩子再重蹈覆轍了。


2017年,王傑正式宣布退出歌壇,定居加拿大,偶爾,王傑會在社交平台上曬自拍照,照片中的他頭髮鬍子花白,滿臉滄桑,但精神頭還不錯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也許,這才是適合他的生活。